首页
大学专业就业方向
大学专业介绍
大学介绍
栏目分类

大学专业就业方向

你的位置:北京人文大学吧 > 大学专业就业方向 > 四刷《周生如故》:终此一生,一定要读懂漼时宜对周生辰的爱情

四刷《周生如故》:终此一生,一定要读懂漼时宜对周生辰的爱情

发布日期:2022-05-22 22:01    点击次数:122

四刷《周生如故》:终此一生,一定要读懂漼时宜对周生辰的爱情

“刚才,我看你跪在大殿里,忽然觉得,我上辈子是个懦夫。”她身材偏瘦,跪在空无一人的大殿里,对着十米高的佛像,显得渺小极了。他想到了她写下来的那些,她不能言语中的那一世,她如何在他领兵出征时,在王府的藏书楼里默默看书,默默祈祷他的平安。而他当真就这样放任她爱了自己一辈子,没有任何回应。

小南辰王,周生辰大概到死都不知道,时宜爱他爱到了何种程度,而他也不知道他爱时宜,爱到了何种程度。

那一世的他,不负天下,惟负十一,他死之后,真正体会锥心之痛的是时宜。

而《一生一世》里,时宜为救他昏迷不醒,他看了时宜写下的关于他们的前世,他相信了时宜所写的一切,他真正体会到了“两世的失去”。那一刻的他,才真正“痛” 了,因为痛了,于是他第一次跪在了佛前,此生只求时宜。

始于颜值。

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

有人给我留言说,看了任嘉伦扮演的周生辰,她突然就明白了这句词真正的意义。

手握七十万狼军的小南辰王,一副美人骨,姿容冠绝天下。

小南辰王闻名天下的不仅仅是他的王军,所向披靡,从无败绩,还有他的容颜,风姿卓越,冠绝当世。

当时宜第一次站在高墙之上,看见了大阅王军的周生辰,长夜破晓,三军齐出,狼烟为景,黄沙袭天,那个人如此年少,一身青衣,手持战鼓,万般风华,只一眼,就震荡了她的灵魂。

一个养在闺阁之中的高门贵女,第一次看到了大漠风沙,看到了狼烟战鼓,更看到了与中州纨绔子弟完全不同的一种少年风华。

她的敬仰之情,油然而生。

女人的爱最开始是什么呢?

是崇拜。

电视剧里的时宜这样说道:

我有一个自少时喜欢的人,从来没和任何人讲过。

一个“少时”,写清了这段感情的起源。她从很小的时候,当她第一眼看见她的师父周生辰,她就起了爱慕之心。一个“从来没和任何人讲过”,彻底写清了这段感情的“静默”,她至死都未曾,把这份爱言之于口。

远看一眼就足以震荡灵魂,那么近看呢?

当时宜到了王府,第一次拜师的时候,她抬头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师父:

事后多年,她想起那日,依旧能记得清楚。他身着碧色的长衫,眉目中仿似有笑,竟如阴日一道和熙阳光,晃了人眼。

当真是色授魂与。

男以色授,女以魂与。

小小的时宜,就那样看着名声在外,姿容冠绝的周生辰,一见生情。

陷于才华。

藏书楼,是王府禁地。

偌大的南辰王府,小南辰王有十一个徒弟,可在时宜来之前,竟然无人知道小南辰王,除了武功之外,才学在整个中州无人能及。

小南辰王自十三岁离开中州,四处征战。他这一生从未回头,就是为了不惧生死,不带牵挂,舍命沙场。可以这样说,从周生辰舍弃皇姓,离开中州的那一刻起,他就舍弃了自己所钟爱的一切,只为北陈,只为百姓。

他在外是杀伐,是征战,是黄沙白骨,是需要完全刚强舍命的存在。而等到他回到了王府,当他坐在藏书楼里,他则是细腻的,是柔韧的,他不是什么战无不胜的将军,他也曾经是矜贵的皇子,他也曾经在中州城惊才绝艳。藏书楼是王府的禁地,也是周生辰内心深处的一个禁地。那里藏着他的过往,藏着他曾经惊才绝艳的一个映象。

而突然有一天,时宜闯了进来。他为了征战沙场而被搁置的一些东西,就这样被重新捡了起来。他开始抚琴,开始作画,开始看着一个小姑娘那样爱读书,那样爱笑,虽口不能言,但聪明伶俐,一下子驱散了他在整个禁地里的所有阴寒。这块禁地,在时宜闯进来之后,变成了一个最温暖的所在,很多时间,他静静地坐在这里,身边是殷殷望着他的时宜。

而时宜也成为了唯一一个见证周生辰褪去了铠甲,褪去了所有防备的一个所在。他亲手教她书画,教她抚琴,让她看到了一个真实的周生辰的全貌。

他不仅仅是征战沙场的英雄,他不仅仅有着冠绝天下的姿容,他也是一个惊才绝艳的少年。可是这个少年,为了北陈百姓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一把利剑。

时宜,一眼生爱慕,又在那一日日,一年年的亲手教授中一点点沦陷。周生辰永远不会想到,从时宜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,他就开始了描摹他的轮廓,而他们在藏书楼的那日日月月年年,那轮廓渐渐深刻,渐渐清晰,也渐渐完整,而越是完整,时宜也陷得越深。

他的师父,小南辰王远比外面传言中的更好,比她见过所有的男人都要好。

忠于人品。

时宜,是周生辰收的第一个徒弟。

在这里不得不重点说一下时宜的家世:

“漼”家,乃北陈的文臣世家之首,连北陈的国号都是“漼”家拟定的。世家代代传承,百年不倒,而帝王轮流更替,于是乎,“漼”家女在未出世时,便是太子妃。这个太子妃的含金量远大于太子,太子可以轮流做,但是太子妃必是漼家女。

电视剧中有这样三个细节:

一个是,时宜一人与南萧众学子论道,南萧众学子面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娃,却都是惨败而归。而南萧皇帝面对时宜的赠书,欣喜若狂,并表示南萧期盼“漼”氏南迁之心,永远不变。

第二个是,时宜大婚,众世家庆贺,“漼”三娘无比讽刺地说了一句,有什么值得恭喜的,又不是皇后。而众世家则表示,他们不认什么皇后,只认漼家女。

第三个则是,“漼”氏南迁,刘子行用了围困之术,因为,连金贞儿这样的后宫女子都知道,一旦“漼”氏南迁,那么北陈必亡。

你细细看电视剧,会发现几乎北陈王朝所有的帝王更替,漼家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并且深想,你会发现哪怕北陈亡了,“漼”家依旧会屹立不倒,并且会成为各国帝王争相拉拢的对象。

可是,当时宜到了南辰王府,这些漼氏给予时宜的荣光和责任,彻底被小南辰王淡化了。她不再是所谓的高门贵女,她只是南辰王府的十一,周生辰最疼爱的徒弟。

周生辰至死不知,他给予时宜的是什么?

在西州的那些年,时宜真正地找到了她自己,完全放松的,自由自在的她自己。他,让她敢于去看自己的心,敢于从世家大族一层层的束缚里挣脱出来,真实地做她自己。

那一串藏书楼的钥匙,那一袭狐皮,那一碗花椒酒,那一筐筐石榴,那一次次的捷报,不是因为时宜是漼家女,而仅仅因为时宜是南辰王府的十一。

周生辰真正善待的不是高门贵女,而是那个乖巧伶俐,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小徒弟。他希望她能日日欢喜,他不怕她添麻烦,只怕她过得不快乐,不如意。所有的人都告诉时宜,她需要承担什么,需要背负什么,包括她的母亲。可唯有周生辰只在乎她快不快乐,如不如意。

而时宜,一年一年在王府等着周生辰,一月一月盼着他的捷报,一日一夜的寝食难安。所有人都看到了王军的所向披靡,小南辰王的浴血沙场,而唯有时宜看到了作为少年的周生辰最原本的样子。

周生辰这一生何其凉薄,一手养大他的皇兄忌惮他,辅佐他的军师,监视他,而众多的徒弟爱戴他,却不曾了解他。

唯有时宜,让周生辰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人爱着的感觉,她就那样深情地望着他,带着所有的诚挚,带着所有的依赖,笑意盈盈,让他那颗被束之高台的心,第一次有了“自私”的东西。

可人越是面对私欲,越是能展现出真正的品行。

他不懂时宜的情感之前,他是端方君子,哪怕抱时宜回房都要用一卷狐皮。在他得知了时宜的情感,也洞察了自己的情感之后,他依旧克制住了自己,未生野心,生了私心,却始终不曾逾越。

周生辰从未让时宜失望过,他让时宜真正懂得什么才是最温柔的对待,也让时宜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君子,真正的英雄。

周生辰这一生,到死不负天下,他唯一低估的是时宜对他的感情。

他知道时宜爱慕他,却不知时宜到底有多爱慕他。他不是她人生的过客,而是她的前世今生。

死于情深。

周生辰被赐剔骨之刑。

时宜彻底失声,当她明白自己不能手刃仇人为周生辰报仇,她一步步登上高台,含笑赴死。

周生辰身上最可悲的一个点:他只懂爱人,却不懂被爱。

他束手就擒之时,凤俏哭着求他自私一回,可是,他依旧选择了为别人,而非为自己。他护着的那些人,是真正爱他的人吗?

那些刘氏宗亲曾经驱逐过他,忌惮过他,从未善待过他。他已经为了他们舍弃了王姓,已经为他们奉献了自己能奉献的一切,一生不回故土,不娶妻,不生子,为他们驻守边疆,为他们黄沙白骨。可是,他们依旧不肯放过他。

为了这样的一群人,他就那样轻易地放下了手中的刀,舍弃了自己的命。

他只知道爱人,却忘记了他也是被爱着,被依赖着的人。他可曾想过,他死之后那些南辰王府的家臣要怎么办?他可曾想过以南辰王府为家的那些徒弟怎么办?他可曾想过时宜,那么静默爱慕着他的女子怎么办?

情深不寿。

时宜死于什么呢?

死于对周生辰的情深。她不是为了自己跳了城楼,她是为了周生辰跳了城楼。

他那样冤屈的惨死,她悲愤交加,心痛至极,又怎么会,怎么能独活。

如果周生辰知道时宜会因为他而跳下城楼,他还会那样轻易地放弃自己的命吗?

不会。他之所以那样轻易放弃了,是因为他不曾体会过失去挚爱的痛苦,他对时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到他死,他都因为礼法的束缚,因为对爱情的懵懂,而从不曾窥探到情之一字,是怎样的撕心裂肺,入心入骨。

《一生一世》里的周生辰觉得上一世的周生辰是个懦夫,因为,那一世的他,真正窥探到了时宜对他最真挚的爱情。

多残酷,爱之一字,往往恰恰是在失去后才真正地窥其深浅,辨其真伪。

这辈子一定要懂的一种爱情。

当周生辰说上一世的自己是个懦夫。

时宜说:是个大英雄,不是懦夫。

我也从不觉得周生辰是个懦夫,他是一个真正的君子,真正的男人,堂堂正正,铮铮铁骨。在那个动乱的年代,百姓流离,各国混战,因为有了周生辰,多少百姓能偏安一隅,能万家灯火。

正如时宜生辰那日,周生辰祈愿的那样:

愿国土之上,再无百里硝烟,愿我北陈百姓安居乐业,人间炊烟不断,千里绵延。

一个男儿立于乱世,儿女私情就不得不轻,而家国百姓则不得不重。

时宜早就知道,于周生辰而言,最重要的是家国,是百姓,可也恰恰如此,她仰慕他,爱恋他,生死追随他。

时宜在南萧画下了一副莲,她画的不是莲,而是周生辰。

那是她最深沉的情感:

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

一个“独”,一个“远”,便是时宜对周生辰爱情的最好诠释:

终此一生,不可亲近,只远观,便可至死不渝。